教程关键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教程吧为你提供最全最好的教程!!!
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教程 > 正文

Ansel Adams——最锐利、最准确、最大动态范围

 

Ansel Adams,安塞尔 亚当斯,1902年出生在旧金山,他的风格很具个人特点,后来甚至成为一个流派,这个风格便是用最锐利的镜头得到最好的画质,用最小的光圈得到能得到最大的景深,最准确的曝光和最高级的暗室处理达成最大的动态范围。

以下的内容是安塞尔·亚当斯在他的《40幅作品的诞生》一书中的前言。

 

度过了五十多年的摄影生涯之后,我发现观众越来越多地想了解我的作品,并且对我的照片有关的一些情况有点好奇。有人经常问我:“你是怎么拍出这张照片的?”这种问题经常提得很详细,有时很复杂、有时甚至难于回答。我没有什么诀窍,我将尽最大努力回答人们就器材、方法以及有关情况提出的各种询问。我也利用我书中的插图说明作为教学的手段。这些说明显然是书中最吸引人的一个方面。我经常想,如果在照片的基础上写一本《摄影问答》之类的书将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写这本书正是为了回答观众感兴趣的问题。我在这本书中叙述了我的一些照片的拍摄经过和拍摄方法,我回忆了当时的环境和有关的人物,同时也插进了一些个人联想,它们都与照片和被摄体有关。在叙述促使我拍摄照片的事件和情况时,再讲一些拍摄时的想法和技术上的考虑或许更具有教育意义,并且能引起人们的普遍兴趣,

除了这类文字,其余的就是照片所要“表达”的话。我不能,并且也不会,试图描述、分析或说明我的或其他人的作品的创作动机和感情因素。描述创作灵感或一幅作品的含意,或者任何其它的艺术手段,在于作品本身。对我来说,无休止的讨论创造性是毫无意义的白费脑筋,只有照片才能体现出艺术家的意图和所要传达的信息。我希望,在这本书中,我的创作标准和技术标准与其说通过我的叙述,倒不如说通过我的影像得以证实。

摄影正处于这样的一种发展阶段,即在那里手段和方法有时会对创作效果起着不平衡的支配作用。至于我本人,我主要是从美学上和感情上对摄影做出反应。然而,叙述所使用的器材和所采取的步骤确实有助于其他人了解一位摄影师对待他的作品的态度。

在对往事重新组织材料的过程中,我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某种限制。虽然我几乎一直精确地记录曝光情况,并对所需的步骤作记录,但是底片一经显影之后,我就很少再保存这些材料。我通常可以回忆起被摄体的视觉形状,并且我有时记得所用的相机、镜头、滤镜以及底片曝光和显影等细节。但是,许多情况中这种细节已经从记忆中溜掉了,我只能大致推测。这一点一直使我感到很难为情,因为我一直极力主张学生们和同事们认真做笔记并保存好它们。

我还不大注重标明照片的拍摄日期,我也没有能力记住这些日期。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拍摄日期意义并不大,除非它们同某些重大历史事件有联系,需要标出。

关于现代摄影,我的立场有时候是保守的,但是我始终从多方面对摄影的前途表示关心。对于我认为是属于合理的现代作品,我始终真心地设法理解它们的内容和目的。我对于我所见到的创作方面的探索感到十分的高兴,它们是杰出的想象力和不朽的艺术特点所了解的证据。我经常看到,任何作品最初看来越是“走在时代的前面”,也许越是令人激动和富有生命力。

我不主张对于过去或现在的艺术信条采取不是全盘接受就是一概排斥的态度。我相信,我可能为摄影的技巧带来某种令人激动的东西,这是我作为一名摄影教师应尽的义务。我不希望这种知识被用来仅限于模仿我的作品。这种知识同摄影技巧有关,也许适用于摄影的各种表现形式。

对于一切富有创造性的作品来说,技巧必须服从于表达的需要,当我发现技巧迁就于拙劣的想法时,我就会感到不安。我认为,光是一味地去表现被摄体或自我,是不足以证明拍摄和展出的照片就是正当的。兴趣和目的时常受到社会、政治和商业动机的干扰,结果往往暴露出创造力和洞察力的弱点。我决不容忍有损于我们的美德的任何妥协。

我们对于过去别无所图,只有努力了解过去并从中汲取有益的东西,避免伤感和怀旧之情,因为旧的东西可能扼杀新生事物。目前,我们可以寻求创造性的最有力的证据:希冀一个富有生气的未来——我们只能推测而无法详谈。

 

                                                             安塞尔·亚当斯

                                                         1983年1月 于卡梅尔